分享新的创业项目、致富项目、招商加盟等商机资讯
联系QQ:1789395905

来自7位成功企业家的创业建议

时间:2020-05-18 13:47       浏览:

创业可以是令人疲惫的,令人兴奋的甚至是令人愉悦的——这些感受都是同时体验到的。这正是为什么听到类似“谁谁谁之前干过这个,而且成功了”这类的鼓励言辞时,人们会精神为之一振。我们和那些令人钦佩的企业家们进行了单对单的谈话,摘取了他们*精华的创业建议——并对引导出这些建议的相关经验进行介绍。他们是常规的成功范例,这一点可以肯定,但是他们的影响是巨大的。

“别光想,去做。”

一个陌生人是这么向柯伦目录(Curran Catalog)的创始人和CEO杰夫·柯伦(Jeff Curran)建议的。他这家高端路线的家居装潢公司坐落于美国西雅图,已经创办了二十余年了。

 

柯伦目录的杰夫•柯伦

 

(了不起的行动派: 柯伦目录的杰夫·柯伦照片来源© Lindsay Buzzo)

这两人当时在一次越野飞行中坐在彼此旁边,柯伦当时25岁,刚进入目录业务的行业。他们开始谈话,柯伦开始阐述他自己创办起步公司的想法,而他的邻座打断了他的表述,开始提出各种反论性的问题。当飞机着陆,这两位被要求起身从头顶的行李箱里取出自己的背包,这位陌生人终于说出了这句真知灼见。这短短一句话激励着柯伦掏空了自己一万五千美元的全部现金,推出了他自己的公司,而现在这家公司已经变成了巨额盈利的B2B和B2C①品牌。

“在这次飞机航程之后的某一天,我坐在我父母房子的浴室里,拿起一本[金融方面的]杂志,发现那个家伙就在封面上。”现年47岁的柯伦回忆说。原来,那个陌生人就是共同基金(mutual-fund)的专家马里奥·加贝利(Mario Gabelli)。

柯伦依然按照加贝利的建议生活着。今年早些时候,通过对高端汽车配件业务的利润率的调查研究,柯伦目录推出了新的产品线:针对收藏家和欧洲汽车的设计型地板。“有时候一件事情想得太多,就很难做决定。”柯伦说,“其实有时候,你只需要就这么把它付诸实践就好。”

“让你的客户来引领方向。”

阿拉佩·辛格拉(Anupy Singla)从没有打算过要围绕这个理念来创建自己的业务,但是,她越是回顾她位于美国芝加哥的印度食品生产公司“印度苹果派”(Indian as Apple Pie)的发展历史,她越是要把成功归功于客户们对于她的战略的指引。

 

阿拉佩•辛格拉(Anupy Singla)

 

(经验丰富的专家:印度苹果派的阿拉佩·辛格拉照片来源© Brave New Pictures)

举个例子,当Facebook上的关注者们抱怨说他们很难找到某种特定的印度香料的时候,辛格拉就会安排她自己的公司从制造商们那里购买到这种香料,并供应出来作为销售品。还有个例子:在她的邻居和朋友纷纷要求她向大家介绍芝加哥的印度区(Little India)的周边环境的时候,她就索性以每人五十美金的价位安排了一次德文郡大道商铺的亲密接触之旅。甚至她的香料园(Spice Tiffin),一种以更现代的方式来展现的印度传统的香料收纳容器,也在客户们的要求下走入市场。

“这家公司的出发点就是要让印度食品变得更方便和简单。”在印度昌迪加尔出生,随后在孩提时代跟随父母一起移民到美国的辛格拉如是说,“如果顾客们说他们想要某个特定的东西,那我就会向他们提供他们想要的这个东西。”

辛格拉的终极目标是让她的产品在全国的零售店里上架。不过,在那之前,她的计划是利用她的客户反馈的基础来测试各种产品,看看分别是什么样的市场反响。“要是有什么方面不好,”辛格拉说,“他们会告诉我的。”

“一切都与激情有关。”

在某种程度上,尤其是从总报表上来看,科瑞·T·尼曼(Corey T. Nyman)草创的葡萄酒品牌,蓝波(Labor)葡萄酒,是跟金钱和利益有关的。但是这个拉斯维加斯的居民更愿意去关注推动他的业务不断发展的更有力的能量来源:他对这份工作的热爱。

 

科瑞•T•尼曼(Corey T. Nyman)

 

(蓝波(Labor)葡萄酒的科瑞·T·尼曼(Corey T. Nyman))

对于尼曼来说,蓝波葡萄酒是他的家庭二十年来的私人款待和食品饮料咨询业务的顶点,也是超过十年的制作和出售他自己的俄勒冈州葡萄酒的幻想的顶点。

“我在2002年有过多次的俄勒冈州葡萄酒之乡的访问经历,那个地方以一种前所未有别处难觅的方式触动了我。”他说,“从那时起,我的全部愿望就是做点什么来作为回馈。”

“我开始了在拉斯维加斯的俄勒冈州葡萄酒制造生涯。如果这不是出于内心狂啸着的激情,我就实在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了。”

——科瑞·T·尼曼

为了实现他的梦想,尼曼把传统的酿酒模式发挥到了极致。作为土地投资的替代——这种投资要求大笔的资金投入——他和他的贸易伙伴们从特定区域的特定的葡萄园的种植者们合作,向这些种植者们支付报酬,然后酿酒。他们的生产规模很小,但是,由于尼曼同全国范围内的餐厅老板和分销商们建立了联系,蓝波葡萄酒得以在超过35个州的范围内销售。

“我开始了在拉斯维加斯的俄勒冈州葡萄酒制造生涯。”尼曼说,“如果这不是出于内心狂啸着的激情,我就实在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了。”

“只不过是别无选择。”

总之,这个就是雷欧·罗科(Leo Rocco)在他创立GoPago的*艰难时期的口头禅。GoPago是位于旧金山的一家移动付费公司,去年收到了来自摩根大通银行的数百万美元的资金。在这次大投入之前,罗科曾倾其所有向公司投入了五十万美金的私人资产,刷爆了信用卡,忍受了三年没有任何薪水的日子,面临数目客观的驱逐通知,甚至他的生意三度陷入困境。

 

雷欧•罗科(Leo Rocco)

 

(来自 GoPago的雷欧·罗科(Leo Rocco))

“我当时陷入了迷茫状态。”罗科如是承认,在想出他自己的生意点子之前,他在IBM公司的Rational软件小组工作了数年,“这需要相当的决心和精神意志,来继续做你在做的事情,偷偷的自我怀疑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当你真的对你正在创办的业务抱有信念的时候,你会发现,要实现它,没有其他的方式可以选择。”

罗科自豪地说他的毅力可能遗传自他的父母,来自意大利,一无所有地来到美国,*终在纽约的布法罗区成功地运作了裁缝事业。

“他们教会了我,如果我被打倒,那就再次站起来;如果有人阻止你前进,那就去找到另一条通往你想要去的地方的道路。”他说,“当失败不被看做一种选择,你九乡自己承诺了你不会失败。这不是疯狂,而是一种努力的态度。”

“寻求稍纵即逝的竞争优势。”

迈克·马斯尼克(Mike Masnick),是64楼(Floor 64)的创始人和CEO,——这是一家位于加利福利亚州桑尼维尔的洞察力与资讯公司——对于某些特定的圈子来说,承认这个说法可能会显得有些“摇摆不定”。但是,对于马思尼克来说,他的公司有接近一打的收入流,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迈克•马斯尼克(Mike Masnick)

 

(迈克•马斯尼克(Mike Masnick),64楼(Floor 64)的创始人和CEO)

64楼管理两个洞察力平台:Techdirt,一个技术和业务分析博客;以及市场洞察社区(Insight Community),一个用于连接公司和各个专业领域的多样化组织的市场。从针对各种产业的业务进行混合性竞争市场分析,到为改善政府在隐私和知识产权方面的政策而努力,这家公司几乎什么都涉及到一点。

“没理由规定任何一种特定的业务不能有半打的商业模式在同时运作。”他说,“把它想象成一个投资组合:你不会把你全部的钱都投入到单独的一支股票里去,那么为什么你在运作自己的公司的时候方式会那么狭隘呢?”

归根到底,马思尼克的意见是:不管怎样,要不断创新。一般来说,这需要你去从根本上理解你的市场需要怎样的利益,去了解该如何操控技术和技术变革。

他认为:“只要创新,只要为你的客户提供不断增长的利益,你就再也无须担心会被你的竞争对手赶超了,因为你会始终领先。”

“业务关系也是需要经营的。”

作为位于旧金山的小护照(Little Passports)——一家针对孩子的教育包月机构——的创始人和CEO,艾米·诺曼(Amy Norman)和斯特拉·马(Stella Ma)经常提醒她们自己这一点。艾米·诺曼(Amy Norman)和斯特拉·马(Stella Ma),小护照(Little Passports)的创始人和CEO。

 

艾米•诺曼(Amy Norman)和斯特拉•马(Stella Ma)

 

(艾米·诺曼(Amy Norman)和斯特拉·马(Stella Ma)照片来自 dandelionmoms.com)

在2004年,这两人由于都在eBay从事高层工作而结识,并成为了*要好的朋友。当她们在2009年离职并创办了小护照,她们承认他们面临了一个新的挑战——一个可能撼动她们友谊的根基的挑战。尽管如此,从那时起,她们就向彼此承诺了会坦诚交流。

“我们发现诚实对待彼此和沟通是非常重要的。”马女士说。

诺曼补充说:“在我们创建这家机构之前,我们谈过要如何处理具体的分歧;我们打算这么做——当我们有观点冲突的时候,我们放开我们的视野,谈论各自的想法,然后继续前进。”

相互信任也是很有帮助的,这就是为什么诺曼和马选择了共享CEO的头衔。两位女士中的任何一个都有权利代表小护照单独行动;如果其中一个人需要在一次重要的商务会议时段处理家庭方面的事务,另一个人就可以独立地代表公司。她们喜欢把她们自己看做可以互换的。“没有信任的话,”诺曼说,“我们永远不会有发展。”

“什么都可以。”

如果没有这样的思路,很难想象现在的Wicked+会是什么样子的。数年前,这只是一家典型的市场销售和品牌推广机构,以位于加利福尼亚州荷尔摩沙海滩的五百平方英尺的店面为依托开展经营项目。

 

布莱恩(Brian)和科林(Colin)

 

(布莱恩(Brian)(左)和科林(Colin)照片来源© Marc Royce)

什么都可以: Wicked+的库里(Cooley)兄弟,布莱恩(Brian)(左)和科林(Colin)。

把这个店面当做商店的过路人经常会走进来,打听他们在橱窗外面看到的那些展示品要怎么卖。渐渐地,创始人库里(Cooley)兄弟,布莱恩(Brian)和科林(Colin)觉得,他们应该扩大自己的业务范围了,,起码要包括零售业务。

现在,这家机构的小货量商店(modest store)经营当地企业的少数产品的售卖,包括通勤自行车,安全剃刀,Chemex咖啡机和T恤衫。在任何时候,这对兄弟都可以编写一段促销袋装咖啡的视频脚本。

“我以前从没想过我们的Wicked+会发展成一个零售品牌,”布莱恩说,“不过我们看到了这么一个机遇,接着也就这么做了。”

他把这个战略称为一个“小赌注”,并指出,他和科林当初其实可以把大笔的资金投入到零售业务中去,但他们并没有那么做,而是选择了小规模的逐步试水。现在,两人已经看出这种商店是可以成功的,所以他们正打算弄个大一点的赌注:扩展到一个更大的范围。“我们想要发展壮大,”他说,“不过我们想要一步一步来。”

附注①:B2B和B2C都是电子商务按交易对象划分出来的类别。B2B即Business To Business,指企业与企业之间通过互联网进行产品、服务及信息的交换。B2C即Business To Customer,表示商业机构对消费者的电子商务。

笔者马特·比亚诺(Matt Villano)是一名居于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希尔兹堡的自由撰稿人和编辑。他是创业相关内容的定期撰稿人,甚至涵盖了纽约时报、Time和CIO等报刊杂志的创业公司和创业相关栏目。他的文章还包含了其它的话题,包括旅游,家庭培养,教育和—— 认真地说——赌博。

相关推荐
右侧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