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新的创业项目、致富项目、招商加盟等商机资讯
联系QQ:1789395905

怎么让用户连续增长 商业如何落地

时间:2020-05-18 11:58       浏览:

就在现象级应用注定“过把瘾就死”早已成为一种用于定调的结论时,2015年的初春,魔漫相机刚刚迎来了它的第2亿名用户。

《引爆点》一书的作者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认为,人对自己周围环境的敏感程度比他们所表现的更为强烈。这意味着注意力失焦和非理性判断的出现,简而言之,大多数人会将他所处的环境等同于整个世界。

围绕着魔漫相机的声音,从全民热恋到昙花一现,仅有一步之遥。甚至在评论许多后起之秀时,总有文章如此笃定的总结:“到了现在,谁还记得当年的魔漫相机呢?”

“大家觉得你好像要完蛋了,但是你实际上活得又比谁都好,这就给团队造就一种奇特的愉悦心态”,魔漫相机的联合创始人黄光明如是表示。此时,距离他从硅谷回国创业,已经过了七年时间,岁月静好,一如既往。

据说,人类体内细胞的平均寿命是七年,也就是说,随着新陈代谢,每过七年,人类就从生理上完成了一次脱胎换骨。有人以此来解释“七年之痒”的婚姻困局,称不是不爱,而是已经相逢陌路。

七年之后,魔漫相机也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魔漫相机,无论是与曾经窘迫到只剩两名员工的艰难时分相比,还是与陆续登顶全球160余个国家App Store总榜第一的风光盛况相比,这款产品及其身后公司的变化路径,都值得在这个前仆后继的创业时代重新审视和细致考量。

光环褪去之时,真实显要之际——至少,美国作家奥鲁尔克是这么说的。

爆红是对创业心态的检验

2013年10月,是魔漫相机“刷爆朋友圈”的开端,这给魔漫相机带来了持续近5个月的日新增用户超过百万的美好时光。“从2014年3月到8月,我们的日新增用户下降到50万到80万之间,再往后直到今天,就稳定到了30万左右”,魔漫相机的另一名联合创始人任晓倩展开历史数据,将这款昔日的明星应用的轨迹呈现出来。

任晓倩是艺术专业出身,在加拿大留学时结识了她的大学师兄、正在硅谷工作的工程师黄光明,两人经过商讨,最终决定由一人产出创意、一人负责实现,做一个“能够让普通人也获得艺术家能力的工具产品”。

任晓倩笑称,黄光明和她的组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科技和人文的十字路口”——这个文案出自乔布斯对苹果公司的定义,也成为许多中国科技企业在宣传时喜欢使用的自我标榜——她甚至将创业之初的相遇,称为“命运的安排”。

“七年之前,我不知道什么是创业,只是有一个想法,是黄光明向我解释股权、融资和上市这些概念”,任晓倩当时在加拿大开设了一个设计艺术工作室,最大的客户是沃尔玛,她每天用手绘板画各种肖像,最后由沃尔玛印刷到各种礼品包装上。

任晓倩把自己的想法,归纳为“将艺术大众化”的努力,而黄光明以技术手段将这一想法实现为产品,就有了现在的魔漫相机。用户打开App,选择角度自拍,就能生成丰富多样的艺术肖像及大量场景组合,魔漫相机不仅以团队形式雇佣了一群善于绘画的艺术专业者不断新添素材,也配置了一个开放平台接入全球的艺术爱好者加入,最终,这款工具应用的受欢迎程度,超乎想像的回报了这场长达七年的创业历程。

“如果你每一步都走对了,那么一炮走红的阶段就是必然的经历,快速疾风之后平稳落地,就是产品的健康轨迹”,在黄光明的回忆里,有些荣辱不惊的意思,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魔漫相机及其前身产品都在努力向外界证明自己没有“挂掉”,寻找投资时,也会面临“你为什么不选择更短的路径”这种难以明确回答的问题,更早的时候,为了养活团队,两名创始人也接过一些付费订单,任晓倩重操旧业,亲自给一些企业客户绘制肖像画,然后制成相框、抱枕等礼品卖掉。

这些旧日的半手工制品仍然有小部分摆在魔漫相机的办公场所里,不过,除了忆苦思甜的激励意义之外,这些物件还为魔漫相机提供了商业化的创意。

个性化定制的变现探索

上月,任晓倩还在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里上课,作为被阿里系资本投资的产品,魔漫相机也不可避免的与电商发生了关系。

“湖畔大学对我而言的最大益处,在于统一了思维语言,它提供了一个围绕使命、愿景、价值观、战略再到组织的公式,你把这个公式最大化,就知道接下来怎么做取舍”,于是,魔漫相机在收入方面的尝试,就以其创始人的兴趣和市场空间两个层面的最大公约数为导向,显得有些妥协和冷门。

相关推荐
右侧广告